全息姓名学之起名十忌

原创 1026298780  2018-03-27 23:09:59  阅读 165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1.忌用生僻字現在有些人覺得孩子取名越深奧越好,越生僻的字越高深,其實不然,生僻的字不一定有深刻的涵義,而生僻的字最大的缺點就是不好認,有時還不好寫。名字過於生僻,會帶來不少麻煩,首先就是別人不認識,念錯了就可能鬧出笑話。而且如果一個小孩兒的名字筆劃太多,孩子寫名字的時候就費勁了。(1)忌用“冷”字。中國人崇尚取美名,而中國人口數目是如此之大,且大家常用的取做美名的字又不多,所以難免重名現象。許多家長為了給孩子取個新穎、脫俗、與眾不同的名字,可謂絞盡腦汁。有時他們就在《康熙字典》中尋找那些生僻、

1.忌用生僻字
現在有些人覺得孩子取名越深奧越好,越生僻的字越高深,其實不然,生僻的字不一定有深刻的涵義,而生僻的字最大的缺點就是不好認,有時還不好寫。名字過於生僻,會帶來不少麻煩,首先就是別人不認識,念錯了就可能鬧出笑話。而且如果一個小孩兒的名字筆劃太多,孩子寫名字的時候就費勁了。
(1)忌用“冷”字。
中國人崇尚取美名,而中國人口數目是如此之大,且大家常用的取做美名的字又不多,所以難免重名現象。許多家長為了給孩子取個新穎、脫俗、與眾不同的名字,可謂絞盡腦汁。有時他們就在《康熙字典》中尋找那些生僻、冷、難的字作為孩子的名字,像什麼讞、晟、韝、橐一類字等等。這給孩子在日常生活、學習中的交往帶來了很大的麻煩。
這種起怪名的現象多出於標新立異的心理,為了顯示自己與眾不同或知識淵博或是某種主張。最典型的例子恐怕是國學大師章太炎給他的三個女兒取的名字。章太炎有個怪僻,為了顯示自己的學問高深、淵博,喜歡擺弄古字。他有三個女兒,為了給三個女兒取個不辜負自己國學大師美稱的名字,他煞費苦心地找到了三個古老的字,送給他的三個女兒作名字。大女兒取名為“展”的古體字;二女兒、三女兒分別取了比較古老難認的名字。萬萬沒有料到,他的這一舉動竟是弄巧成拙,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麻煩。三個千金長大成人以後,出落得聰明異常,每個人都是才識不凡,早到婚配的年紀,每日舉家翹首以盼,盼望著媒人登門求親,可是望穿了秋水也沒有人來。這麼優秀、如花如玉的姑娘竟然嫁不出去,什麼原因呢?後來章老先生才知道,原來自己三個女兒的名字太獨特,竟沒有人認識,那些有心來提親的人害怕說 錯了字在國學大師面前丟臉,只好作罷。章太炎知道後,有一天召集親朋好友,在家中大擺宴席,在酒席上“無意”說出了自己給三個女兒取名的意義及讀音,這以後上門的媒人絡繹不絕,三個女兒這才終於找到了各自的如意郎君。所以取名忌用生冷奇僻的字。
名字是給別人認識並稱喚用的,取個生冷奇僻的名字會在人際交往中帶來麻煩。如果別人不認識你的名自然不會去叫上你,甚至不與你打交道。因為喊不出或喊錯會顯示一個人知識的貧乏,人們一般不會自找沒趣的。
在中國姓氏當中,有些姓本身就難認。有的字作姓氏就是另外一種讀法,像這類姓氏的人更 不能取比較生僻的字為名了。若姓與名都難認難讀,那這類名字恐怕讓人望而生畏,要正確認識它非翻字典不可,然而平時有幾人常把字典放在身邊呢?那些特殊的不宜取生僻字為名的姓氏:
複姓有:
萬俟(音墨其) 澹台(音壇台)
尉遲(音遇遲) 長孫(音掌孫)
宰父(音宰甫) 羊角(音羊決)
中行(音仲杭)
單姓有:
種(音崇) 褚(音楚) 勾(音鉤)
闞(音看) 繆(音廟) 區(音歐)
繁(音婆) 仇(音求) 單(音善)
冼(音顯) 解(音謝) 員(音運)
翟(音宅) 祭(音寨) 華(音化)
燕(音煙)
(2)避開繁難字。
所謂的繁難字,一種是一般不認識的繁體字,一種是異體,即通常情況下停止使用的古字。這類字,不是意義狹窄,便是多數人不認識,那麼以之為名就難逃故作高深、顯擺賣弄的嫌疑,結果是不利於正常交往的。而且寫起來很是麻煩。
因此,起名應力求簡潔、流暢而不繁瑣、凝滯。有許多名人名家其名起得樸實平凡,例如大書法家齊白石,抗金名將岳飛,革命先驅孫中山等等。
(3)禁用生造字。
給孩子取名字要用規範字,不能用自造的字。過去有人用自造字取名字,在鉛字時代影響還不大,可如今是電腦時代,電腦裏沒有自造字,會帶來不少麻煩。
有的字在字典裏找不到,電腦裏更沒有,如果用這些字取名字,以後會帶來不便。有個編輯用的筆名就屬於這類字,因為沒有這個字,就用電腦來拼,可拼出來的效果總是特殊。現代的人更不能效仿武則天自造字,這是自找麻煩的事。
2.忌用拗口字
名字除了好認以外,還要符合中國字的發音規律,也就是要讀起來上口,不能跟繞口令似的。如果一個人的名字讀起來費勁,那就可能違反語言規律了。一般來說,兩個字的名字前面的字是上聲或去聲,後面的字就應該是平聲,如李楊,李是上聲,楊是平聲;宋林,宋是去聲,林是平聲。也可以前面的字是陰平,後面的字是陽平。比如張瀾,張是陰平,瀾是陽平。這些都符合語音要求。但如果第一個字是陰平,第二字安排上聲,那讀起來就很不好聽。比如蘇宇,就不如叫蘇玉讀著順口。叫張航讀著彆扭,不如叫張放讀著好聽。
三個字的名字對語音的要求就更高一點,如果四聲安排得不好,讀起來就不順。比如三個字都用上聲,如沈海埂,讀起來就彆扭,好像不能一口氣讀完似的。三個字都用去聲也不好,如宋兆盛,讀起來不好聽,不如叫宋兆年好聽,因為年是平聲。第三個字是平聲,給人以向上的感覺。第三個字也不是絕對不能用去聲,可以在它前面用一個陽平,比如靜字前面用甯或任(都是陽平)。也可用連字:靜靜、茜茜等,不過這些連字多用於女孩子的名字。男孩兒的名字,第三個字是用平聲為好,有平聲可以使讀音響亮,有陽剛之氣。
人與人交往中人們常常會因讀錯聽錯別人的名子而陷入非常尷尬的境地,特別是在一些簽名或發言的公共場合。起名時應該如何講究字音的押韻呢?概括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首先,要儘量避免聲母相同。
聲母是指漢字音節開頭的輔音。如果姓名各個字的聲母相同,讀起來就不響亮,而且很拗口。例如,“汪文威”這個名字的聲母都是“W”,所以既不好聽也不好讀;“白邦貝”這個名字也犯同樣的錯誤,聲母都是“B”,聽起來就不順耳,讀起來很費力,另外如“李蓮玲 ”、“張壯竹”等亦是如此。
(2)韻母是指一個漢字的音區,除聲母以外的其餘音素。
韻母相同,字音便很相近,讀起來 也不響亮,也會拗口。
例如,“黃廣長”這個名字的韻母都有“昂”,就犯了這個錯誤,不好聽。“姚寶早”這個 名字也犯了同樣的錯誤,聽起來彆扭。
(3)要儘量避免同聲組合。
在漢字的音調中,字有四聲,即陰聲,即陰平、陽平、上聲、去聲(古時為平、上、去、入) 。起名時要講究音樂性和節奏感。若同聲調組合,起的名字就沒有起伏變化,當然也就沒有音樂性和節奏感而言,也就不響亮,不動聽了。
例如,“柳景選”這個名字的三個字都是上聲,讀起來很不響亮,如果改成“敬宣”效果就大為改觀了。名字的音韻組合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並無教條可言,我們在這方面的總的原則是上口、好聽、響亮,使名字富有音樂感和節奏感。
漢字浩翰繁雜,《康熙字典》就收有42114個字,而其中3萬多字都是不常見的,一般可掌握的漢字,大約在3000字左右。而有的人在起名時,總是喜歡用一些不常見的字,有的甚至連《康熙字典》上都查不到。也許他們認為,用一般人不認識的冷僻字起名,會留給人一個有學問、有教養、有內涵的好印象,其實不然。名字是一個人與他人交往的工具,如果誰都不認識,那還有什麼意義?再者,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講,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名認不得或讀不出來時候,就會產生一種尷尬、 不愉快的感覺,甚至躲避、厭惡,不願與之交往。
有位心理學專家作統計證明,凡用比較冷僻的字起名的人,一般社交能力都差,且80%的人性情孤僻。
名字既是一種交流的工具,又是一種獲得共識和給別人以良好印象的通行證,或者叫一種載體形式,所以,只有選用眾人都能認讀的字,人們才不會在初見某人名片或聽到某人名字時陷入 尷尬,而且這樣做容易與人溝通和交流。
有位聲名顯著的教授,第一次聽他作自我介紹,不少人差點把黑板上的名字念錯,在笑自己無知的同時,人們也不禁感歎:一位教授難道不會起一個既高雅又明朗的好名字嗎?
“怪僻”字猶如遠離紅塵、隱居深山的隱士,世人是很難認出他是何許人,只因罕見和怪僻 ,極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怪僻”名字如同性格上怪僻的人,很難被人理解和接受。更多的時候,人們是*工具書來尋找這“怪僻”字的涵義的,因此極易引起交往時的隔膜。宋詞人姜夔其名也屬其中一例,由於其詞賦揚名古今,故被時人和今人所接受,但不是因為別的,是因為他的詞。總的說來,與“怪僻”字有關的名字,還是不起的好。3.忌用直白字
(1)名字要有一定的內涵,這是中國人取名的傳統。
總的來說,希望孩子將來成為什麼樣的人,就讓他的名字有什麼內涵。比如你希望孩子成才,可以取名良棟,棟就是棟樑之意。但最好別叫劉成才、李成才。這種名字太俗,弄不好就重名。您要是希望孩子成為音樂家,就不妨起名韻生,意為他是在樂聲中孕育的。
給女孩起名,最常見的是起以美為內涵的名字。追求儀態美、風度美、氣質美。我認為女孩子名字的內涵還應更豐富,更有新意,讓人有聯想。
現在很多的名字有淺薄、粗俗的現象,沒有什麼內涵、意蘊可言,這裏主要的問題是一些人起名用字表意太過於直白。
何為“直白”?它是指名字表達得淺陋,如同白話。這種名字意思膚淺,缺乏涵養和意境,初見其名,給人一種一般變化的感覺,乃至感到無聊乏味。這種名字如王一、滿倉、來喜、余大有、張安生、富貴等。這種名字如同沒經過加工的石料,雖然人名還說不上是藝術,但是也難以給人以美感。這種名字來源於思維的單一性,原因多由于文化素質的落後,審美意識淡薄。名字內容單一,意義膚淺,自然不能引人注目,獲得人們的好感,只有富於變化和增加力度,才不會使名字如一杯白開水一樣索然無味。
從另一種意義上來說,“語義”不深,沒有分量即是“淺薄”。這是指名字在內涵上的要求,與名字在表達方式上的“直白”有所區別。後者的方式可產生淺薄的結果,但內容淺薄,原因頗多。
一是要努力使姓與名之間發生關聯,使這種聯繫的內涵趨於豐富,深刻而不淺薄,語義有了多維性,自然就使名字超凡脫俗了。二是其結構富於變化,而非一種簡單的“堆壘”,如同建築學中牆的構成有空心、有實心一樣,便可達到姓氏的名字之間最巧妙的協調搭配,不僅結構層次新奇,而且意義深刻。
(2)起名最好含蓄一點。
現代人名中也不乏許多妙如詩詞的好名字,如林海、林森、夏雨、如雲、林默涵、楊再春、舒慶春(老舍)等等,這些名字含蓄而且充滿了生機。 “直白”是從名字的表述方法上說的,“淺薄”則是從名字的“語義”即內涵上說的。直白的方式可以產生淺薄的結果,但內容的淺薄是多種原因造成的,不只是直白一種方式造成的,這就是“淺薄”與“直白”的聯繫與區別。
(3)造成“直白”的原因主要有六個方面:
一是單字名,與姓組合成一個常用詞或片語,只表達單一的內容。如黃山、高堂、滿月、龍門、方法、文才、正宗、陳著、羅漢、金剛等。
二是雙字名,但名字構成的片語只表達一個淺顯、簡單的意思,內容仍然沒有擺脫單一性。如方向明、張敬禮、陳建設、鄧衛生、王小姝、單印章、徐阿二、毛二可(哥)、何大橋、朱衛星等。
三是有些人把起名看得很隨便,喜歡用現成的字詞。如因姓則取名:高山、高原、高峰、高潮、高明、高興。
四是有些人喜歡趕時髦,跟別人的屁股轉,於是就出現了:秦軍、楚軍、齊軍、燕軍、韓軍、趙軍、魏軍,“戰國七雄”諸軍皆備;江紅、吉紅、沈紅、冀紅、蘇紅、吳紅,“全國山河一片紅”。
五是有些人把起名看得像排隊買東西一樣,認為大家搶手的就是好的,於是就有:丁冰、方冰、李冰、朱冰、徐冰、韓冰;白雲、朱雲、黃雲、唐雲、龍雲。
六是有些人缺乏應有的常識,起的名字很不合時宜,如華夏、黃河、吳越、武漢、宋元、賈璉。
克服“直白”的毛病,要從兩方面入手:
一是讓名字的語義多元化,即有多向性或多維性。
二是使構成名字的詞語結構複雜化,或讓姓氏參與組詞,並且三個字各自成詞,每個字代表的意思都不相同,構成多層關係。
符合這兩方面的要求,名字的語義就不會“淺薄”了。同時,這也是解決“直白”問題的有 效方法。
4.忌用“醜惡”字
“醜惡”是“精美”的對立面,我們要起的是“美名”,當然要忌用表達“醜惡”意思的字詞。由於不科學、不文明的陳規陋習和落後意識的影響,用“醜惡”字取名,在我國由來已久,並且流傳至今,這是需要認真革除的。用“醜惡”字取名有以下幾種表現:
(1)用“醜陋”的字詞、事物或現象為名。
A.直接用“醜陋”字為名。
有的名字如張醜、盧醜,直接用“醜”字命名。有的名字如潘無毛、傅豎眼、露筋女、陽黑頭等,是間接用“醜”字命名。
B.用“醜陋”動物名為人名。
豬狗是醜、髒而用來表示下賤的家畜。有的地方罵人時說:某某連豬狗都不如,可見豬狗是醜陋的代表。可是有些地方卻以“豬狗”作人名,這顯然是受“賤名長命”落後意識的影響。這種做法是對主人的極大不尊,也是對人名文化的玷污,是應當堅決掃除的。如現代人仍有寧豬狗、郭狗狗、趙阿狗以及周驢駒、賈毛猴之類的名字,這與當今講文明、愛美的社會風尚極不協調。
這類的名字有令人厭惡的毛蟲命名,如蟣虱、甘蠅、仲虺、湯蠖、張蠔、梅蟲兒、許豸等。某些動物的名稱不宜入名,類似的詞有:蠅、虱、臭蟲、鼠、狼、豺、豬、雞、鴨、蛇、蠍等。
以令人不快的動物命名,如董狐、梅梟,貓頭鷹一類的凶鳥。
C.用令人不快的社會現象命名。
例如牛牢、樊籬。樊籬指鳥籠子,比喻不自由的境地。
(2)用“凶壞”字為名。
“凶”、“壞”字取名,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
一是用“病疫”字取名,過去用痤瘡、許瘛、石癡、宿瘤女以及王傴、陳橐等。
這些名字不僅表明了身體的病態,而且造成了精神的壓力,使人難得開心一笑。掃除這類的姓名,減輕身體欠佳者的心理負擔,提高他們戰勝疾病的信心和勇氣,這才是應有的人道主義態度。
二是用“凶禍”字取名,如元兇、朱邪、郭老虎、許赤虎、王羆、李劫夫、洪水、烏雲、黃天等。
這類名字,有的是“洪水”、“猛獸”,威脅著人們的生命與安全,是人類的大敵;有的是大難不死的倖存者,對災禍心有餘悸;有的則直接以“凶”、“邪”的面貌出現。原意似乎是“以凶對凶、以邪治邪”,但無意間又給人們的心靈帶來了陰影,令人擔驚受怕,難以安生。
在科學技術日趨先進的現代社會裏,儘管人們帶來的總是不安與不快,而決不會有絲毫的安 樂與歡快,所以取名時應儘量避免用之。
(3)用“惡劣”字為名。
這裏的“惡劣”字也包括兩層意思:一是指品行方面的。二是指造成“惡劣”後果的。用這兩種意思起名,都會給正直、善良的人們造成反感,因而是不可取的。
例如,豎刁、刁協(邪)、唐狡、狂狡、熊疑、趙奢、谷缺、吳賤安、李混子等,是用“惡劣 ”的品行字命名。這樣的名字,有的令人望而生“畏”,不敢接近;有的令人見而設防,小心“上當”;有的令人望而生“卑”,一種“卑視”、瞧不起的情緒頓時興起。這些情感,對於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都是不利的。對“人名”的這些感受,自然會影響到對“主人”的態度。因此,這類人名在社會實踐中發揮著消極的作用,無積極的效果,應當廢止。
表示後果“惡劣”的名字,如崔夭、陳完、閔損、趙衰、楊棄、普窮、葉光、田蕪、孔圉、營終、寒貧、周公卒、孔翁歸、國歸父、郭則沉、陳大悲、熊負羈、畢祖朽等。這些名字,有的以死而終,令人沮喪;有的“衰”、“沉”,情緒低落;有的“貧”、“窮”,生存艱難;有的“悲”、“棄”,後果難堪。這樣的名字,容易給人造成頹喪感、壓抑感、無奈感,而毫無生氣和鼓舞向上的力量,所以也是不可取的。
應當說明的是,這些名字中有的含有同種意義,上述分析僅取其一。如周公卒,起名的本意可能是作周公帳下的一名小卒。但“卒”的另一意為“死亡”,從這個角度講,周公卒就是詛咒周公早日死亡。同樣,孔翁歸、國歸父的“歸”,也有“歸天”、“歸陰”即死去的意思,與周公卒屬一個類型。
總之,不管用哪種形式的“惡劣”字取名,都是消極的,有害的,應當歸入清掃之列。
(4)忌用“粗野”字為名。
粗與細是相對的,野與文是相對的。所謂“粗野”字就是粗糙的未經加工的帶有原始味道的字詞。美的名字應當是一件精緻玲瓏的藝術品,“粗野”是與它格格不入的。用“粗野”字起名有兩種主要表現:
一是用詞粗魯、俗氣,未經加工。如狗蛋、野貓、牛仔、石頭、黑孩、毛妹等。這些大多是乳名,有的又用作大名。有的雖作了一定的文字加工,但字詞間仍流露出一種野氣,給人冥頑不訓的印記。如雷公、 雍糾、胡泥、栗腹、同蹄、裴邢、類犴、玄囂、古押衙、北郭騷、劉殺鬼、武大烈、于雷娃、任毛小、閃震電、劉黑枷、何恃氣等。
這些名字,有的顯“凶”,有的露“卑”;有的吵鬧,有的陰森;有的呈威,有的執氣;給人的感受是醜多於美,惡大於喜。因此,起名時這類字是不足取的。5.忌用貶義字
前面說過,名字應當音、義、形兼美。用“貶義”字取名,不符合“義美”的要求,因而應當忌用。
(1)注意姓氏的貶義色彩。
例如:白,除用作姓氏外還有多種涵義,如潔白、明白、空白、陳述等;另外還有徒勞無效的(白乾、白費勁、白搭、白說)、反動的(白匪、白區、白色恐怖)、錯誤的 (寫白字)等用法,白姓起名時應有意識地避開這些帶有貶義的內容,以免產生不良後果。
含有貶義因素的多義字姓氏還有:黃(枯萎)、胡(胡亂)、謝(凋謝)、孔(小洞)、毛(皮毛)、薄(淺薄)、竇(洞穴)、焦(枯焦)、寇(敵寇)、索(索取)、卒(死亡)、宰(屠殺)、屈(屈服)、賴(無賴)、厲(惡鬼)等。
這些姓氏起名時,姓與名組合成的詞語,一定不要與括弧中的意思相關聯,即起名時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產生貶義。
故意用“貶義”詞取名,其原因大約與用“醜陋”字取名相近,都是受“賤名長命”落後意 識的影響。
要解決這類問題,就要努力提高全民族的科學文化素質。無意用“貶義”字取名,而名字中隱藏了“貶義”,這是起名者粗心或缺乏經驗造成的。藏在暗處的“貶義”,主要是借助諧音轉化而成的。只要在起名時,把有關的同音詞、近音詞都疏理一遍,杜絕貶義字混入,問題就能解決。
(2)注意名字不用“萎靡”字。
所謂“萎靡”字,是指情緒低落、精神不振、具有消極作用的字詞。用這樣的字詞起名字,是對主人心靈的侵蝕和傷害,也會對他人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因而應當忌用。
“萎靡”式的名字,大體有三種類型:
一是纖弱型。
這類名字如石縫中的小草那樣纖細瘦弱,令人可憐。陸瘦燕、周瘦鵑、秦瘦鷗、陳秋草、薛用弱、雷弱兒、丘弱、王忍之等,是纖弱型的代表。
二是憂傷型。
這類名字含辛茹苦,憂傷孤獨,內心酸楚,令人哀歎。張恨水、獨孤鬱、黃連茹、辜鴻名(孤鴻鳴)、韓頹當、子沮、顏孤、孤竹、國哀、龐晃(彷徨)等,是憂傷型的代表。
三是灰暗型。
這類名字寒風嘶鳴,白霜茫茫,陰霾沉重、前途暗淡、令人心涼。陸厥、孫默、張偃、孫抑、姜晦、普寂、嚴霜、廢名、周懶予、謝念難、徐悉艱等,是灰暗型的代表。
這三種類型的名字,給人的印象不是軟弱可憐,就是心灰意冷,憂傷可歎。它們都缺少鼓舞人奮發向上的力量,都染上了萎靡消沉的病菌,所以都具有渙散精神、瓦解鬥志、降低情緒、腐蝕心靈的消極作用。
好的名字應當具有教育作用、鼓舞作用、審美作用和益智作用。困此,用“萎靡”字取名,不能成為“美名”。我們應當汲取這個教訓。60,+70mm。65mm,
(3)注意不要離譜“自貶”。
在懂些道理的小孩中間做個調查,你會發現,在他們中間沒人會願意起一個既難聽、又沒趣而且字形醜陋的名字。這是人們愛美的普遍本性。若“貶”取其名,則是不符合審美的基本要求的。但現實生活中,在我們周圍,總有不少人以“貶”為名,而且解釋起來 還似乎挺有道理。
替孩子起名的人或許在以笨拙、愚蠢或迂腐自謙,但現實生活中並非如此,別人也決不會這樣認為,你不是“故作姿態”、標新立異又是什麼?諸如“莫我愚”、“杜龐”等名字都不好,這種離譜,說明此人有種不客觀、不實事求是的心態。
過分“自賤”、“自貶”,或過分“自詡”、“誇大”都不符合起名藝術中“度”的內在要求,度的問題很重要,起名亦然,如同“東家之子”,“增一分太白”,“減一分太赤”。起名一時失度,就不能正確較好地發揮名字在交往中的獨特作用。因此起名時注意不要“離譜”。
(4)注意不用“傷殘”字。
身體受了傷或留有殘疾,是件痛苦的事情,用“傷殘”遺症起名,等於揭人的傷疤,這樣是不道德的。如果以傷殘字起名,呼喚者與主人都會產生不愉快的感覺。所以,應當禁用傷殘字起名。
但是,用傷殘字取名的現象古今皆有。戰國著名軍事家孫臏原名並不叫“孫臏”,因受辱去掉了膝蓋骨後改名孫臏。金朝有人身上長滿瘍瘡,即取名牙吾塔(即女真語“瘍瘡”)。近代書畫家、篆刻家吳昌碩,由於晚年雙耳失聰,故自稱“大聾”。現代詩人、愛國志士蘇郁文,由於抨擊袁世凱的竊國行徑,慘遭迫害至雙目失明。他憤然自號“眇公”,以示對迫害者的控訴。
以上都是用“傷殘”字命名的例子,但各自的情況及用意不盡相同。孫臏以“臏”為名,是了為銘記龐涓的罪行,並發憤以志雪恥。金代的牙吾塔,以病殘為名,是不人道的。吳昌碩晚年自稱“大聾”,這一種自稱,不是“別號”更不是名字,嚴格說來不算以“傷殘”字取名。蘇郁文自號“眇公”,從情結上看與孫臏取名有些相似。但“眇公”是“別號”不是冕字,號與名是有區別的。但是,一般來說,給未成年的人起名,忌用“傷殘”字,以免傷害主人的心靈;成年人自己起名,除有所寄託、另有深意者外,不宜用“傷殘”字詞,以免引起讀者的不快;給別人起綽號,更不應以生理缺陷為話柄,用“傷殘”字刺激主人。

6.忌用“嫌疑”字
所謂“嫌疑”字,包括一些特別敏感的字,讓人容易產生不吉利的聯想的字,或者在諧音方面產生這方面的不利效果的字。它容易產生誤會:本來你認為還過得去的一個名字,結果成了一個自損自貶的名字,或者讓人覺得是“賺人家便宜”的名字,或者是個自高自大、不自量力的名字。這種不好的效果應該是我們力求避免的。
第一類“嫌疑”字,首先是指人們特別敏感的一些字。
如烏龜、王八、禿、驢、醋、酸、臭、綠巾等。名字中直接用這類字的幾乎沒有,但是諧音轉化成這類字的偶爾仍有出現,這也是應當避免的。如吳(烏)金貴(龜)、王霸(八)業、呂(綠)金(巾)榮、項尚(上)圖(禿) 、班之侶(驢)等。
這裏要說明的是,古人的名字中對“龜”的看法大不相同。古人把“龜”列入“四靈”(龍鳳麟龜)之一,認為龜來自天上,知人情吉凶,又是長壽的動物,所以用龜占卜,以龜命名,視龜為寶,後來對龜的迷信逐漸淡化、消解。從元代開始,人們發現龜不能性交,所以稱外淫之妻的丈夫為烏龜,明代則有“縮頭龜”、“龜奴”、“龜公”等罵人話流行。近代則把烏龜王八蛋連用,成為社會敗類、渣滓、壞人的代稱。因此,現代人將“龜”以及與之有牽連的字列入“嫌疑”,諱莫如深,當然就成了取名之忌。
第二類“嫌疑”字,那就是諸多不吉祥的字詞,起名時應當回避。例如:
A.“刀槍擊殺”類:刀、槍、擊、殺、滅、傷、刺、斬、喪、降、伏、垮、敗、弄、罰等。
B.“污穢塵垢”類:汙、濁、穢、垢、塵、埃、垃圾、渣滓、灰燼、血腥、骯髒、腐朽等。
C.“鬼怪妖魔”類:鬼、怪、妖、魔、猙、獰、狡、詐、狠、毒、殘、酷等。
D.“黑暗恐怖”類:黑、暗、陰、沉、昏、冥、獄、牢、關、押、網、卡、陷、墮、墳、墓、漆、夜、恐、怖等。
E.“困擾坎坷”類:困、擾、艱、難、糾、葛、坑、灣、曲、折、坎、坷、壓、抑、損、挫等。
其他還有疾病類、災禍類、詛咒類、失落類等多種不吉祥的字詞,都不宜於用來命名。但是,這些一般認為不吉祥的字詞,並非絕對不能用,如果用得巧妙,也可以收到良好的效果。如尚方劍、戈戰妖、閻震冥、廉滌塵等,都是有積極意義的好名字。
第三類是嫌“賺人便宜”的字。
起名何以會“賺人便宜”?顯而易見,這“便宜”不是指這名字能將別人吃掉半截,而是別 人叫你的名字感覺低了一級,矮了一截。
為何?在一部分人的心中,認為把名字和輩份、稱謂連起來有好處,如“公”、“翁”、“ 侯”、“叔”、“甫”等稱呼,可以讓人敬重。殊不知別人叫起來可沒這麼舒服了。明顯的 如某某叫龐德公,或陳大仁(人)、何憲章等等,甲呼之,他應答,於是一呼一應他便賺了人家甲的便宜。如果甲是他的上司,那麼這種心理障礙將有可能影響他的事業,因為這于正常交往不利;如果甲是他的長輩,那這一呼來叫去心裏是個什麼滋味?
從某種意義講,這種起名方式,違背了社會上一些人的心理,因而應回避這些與尊長和官銜、職稱及尊稱有關的詞語,諸如祖、姑、宗、長、師、相、文叔、誠伯、科長、專家等。有些 詞雖不直接,但讀起來易諧音形成此類呼語,如劉紹旗(少奇)、傳正委(政委),司勃勃(伯伯)等,極易造成不必要的誤解,有時反會引起別人的蔑視,造成雙方交往時心理上的障礙 。
起名也如其他事物一樣,隨時代的發展進步改變著,你不難發現,古代有一部分用以美化男子的字詞如“甫”、“公”、“父”、“君”,隨著人們審美觀念的變化這類字詞已逐漸被人們在起名時所淘汰。
第四類“嫌疑”字是讓人認為你有點“不自量”的字。
沒有人喜歡那些高傲自大、不自量力者,更不用說那些太狂妄、太放肆的人。因為這種人缺乏修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更無半點謙虛的態度,全以自我為中心。其實起名也是如此,起名狂妄放肆,最容易引起別人的反感。古代有霸王、天皇、李存霸,李萬壽,華雄等“狂妄”之名,而今人似乎也毫不遜色,什麼震天、冠典、永勝、天元、元勳、超偉之類更是“名”不副“實”,這就有一種“不自量力”、“放肆”、“狂妄”之嫌。
事實如此,許多人也並沒像自己名字那樣出色,反而平凡極了。相反,平凡名字擁有者憑藉自己的能力不是照樣幹出了許多偉業嗎?古有司馬遷、屈原、李白、白居易、陸游、李自成、孫文,今有陳嘉庚、肖逸夫、巴金……這些人的名字既無豪儒清高淩人之氣,也沒有王者狂妄雄霸之風,然而他們卻為世人長久地尊敬和崇仰。或許這裏無道理可言,確切地說,名字的“狂妄”程度與其成功的可能性間是毫無關聯的,相反有時是“名”、“實”之間判若雲泥,“狂妄”之名反倒成為“醜”名而為世人恥笑。
為人謙虛謹慎,是中國人引以為榮的美德。因此人們往往對狂妄自大者進行貶低,瞧不起他們或以此疏遠之,使其陷於四面受敵的境地而難以解脫。起名要與能力相稱,取“獨尊”、 “超人”、“主眾”、“無敵”、“東方戟”、“歐陽劍”這類的名字,極容易引起不良後 果,因此切忌起名目空一切7.忌用字搭配不當
(1)字義組合不當。
字義,實際上還有一個姓與名的字義上的組合問題。
例如,“白如雪”這個名字就是姓與名在字義上很好地組合。作為一個姓,“白”這個字並沒有什麼意思,但將它與“如雪”聯繫在一起,就構成了“潔白如雪”這一高雅、深刻而又完美的字義,聽到這個名字,就會產生一種清清爽爽的感覺,並對之肅然起敬。類似的名字還有“高潔”,使人想起陳毅“欲知松高潔,待到雪化時”的詩句,具有同樣效果。再如, “周而複”這個名字也是如此,構成了“周而復始”的完美字義:即如“珍珠串在一起,美玉合在一塊”。
反過來,如果在起名時不考慮姓與名在字義上的組合,就有可能出現差錯,給人留下笑柄。例如,“胡作為’這個名字就犯了這個錯誤。“作為”這個名字的字義並不壞,意思是“有作所為”、做出成績等,但與姓“胡”連在一起,就在一個層面上構成了“胡作非為”之意,完全成了一個貶義詞了,聽起來很不是滋味。又如“遲淩”這個名字,“遲”字本有惰意,加個淩字,似乎有“厲”、“淩空”、“志淩雲”的銳氣,似乎不錯,但容易使人顛倒過來看,變成了“淩遲”,成了“千刀萬刮”的凶名。再如“黃清泉”,即清澈見底的泉水,本意上這個詞給人一種清涼的美感,但它與“黃”連在一起就變味了,成了“黃泉之水” ,即“人死後埋葬的地方”這就令人很不舒服了。此外,像“胡來”、“馬虎”、“孫子” 等等附庸風雅,故作文態的名字,都是在起名時沒有顧及與名在字義上的組合而鬧出的笑話。顯示了其修養的淺薄,這種名字即便作為自嘲意味的筆名來使用也是可笑的,而這種錯誤是完全可以避免發生的。
 

本文地址:http://liuchunyang.com.cn/index.php/post/20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1026298780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